景区概况

明朝祭祀制度——躬祭

来源:      时间:16-02-25      作者:


   陵寝祭祀是我国古代社会用以推崇帝王权力,维护统治 秩序的一种礼制性活动。它不仅是古代神权、族权观念的反映,尤其又是皇权观念的体现;它不但是我国古代原始宗教迷信思想的淀积,而且又是忠、孝、节、义等儒家政治思想观念的凝聚。因此,明清两代对天寿山陵寝的祭祀,均有明确的礼制规定,并且延续到了民国初年。

   据《太常续考》所记,明朝的祭祀活动分为三等。“大祭曰天地、宗庙、社稷、陵寝;中祭曰朝日、夕月、太岁、帝王、先师、先农、旗纛;小祀曰后、妃、嫔、太子、王妃、公主及夫人,曰三皇,曰先医,曰五祀,曰司火,曰都城隍,曰东岳,曰京仓……”。陵寝祭祀属于朝廷的大祀活动,且是祭祀本朝帝王的活动,所以不仅祭祀的次数多,而且礼仪规定也十分详明。

  明朝时的陵寝祭祀活动主要有两种形式。一种是朝廷按节序派遣官员到陵园祭祀,简称为“遣祭”;另一种是皇帝在某节亲赴山陵行礼,简称为“躬祭”。

   躬祭

   躬祭,即皇帝亲赴陵园祭祀行礼。明朝时皇帝躬祭陵园。

   礼仪更为繁琐。《太常续考》卷四记万历八年清明节神宗及皇太后、后妃的陵祭礼仪是:"十四日……质明,行春祭礼。上具青袍奉两宫皇太后,率后妃乘舆至长陵门外东降舆,两宫皇太后、后妃于陵殿左右设障屏少待。导驾官导上至殿左门外。典仪唱:‘执事官各司其事。'内赞对引官,导上至拜位。奏就位,奏诣前,内赞导上至香案前。奏上香,上三上香。跪讫,奏复位,奏四拜(传赞百官同)。典仪唱奠帛,行初献礼。'内赞导上至御案前。奏献帛,讫,导上至成祖文皇帝御座前。奏献爵, 讫,导上至仁孝文皇后御座前。奏献爵,讫,奏复位,奏跪(传赞众官皆跪)。赞读祝,讫,奏复位,奏跪(传赞众官皆跪)。赞读祝,讫,奏俯、俯、伏、兴、平身(传赞百官同)。典仪唱亚献礼、终献礼,执爵者代献。讫,内赞奏四拜(传赞百官同)。典仪唱:‘读祝官,捧祝,进帛捧帛,各诣燎位。'上退拜位之东,捧祝帛官出殿门。内赞奏礼毕(传赞百官同)。祭毕,百官先诣永陵候驾,执事官撤牲设酒果脯醢。上奉两宫皇太后率后妃入。女官奏,就位,行四拜礼,奏上香,女官捧香,皇太后三上香。讫,奏复位、脆,皇太后跪,后妃皆脆,上跪于皇太后之左。读辞跪于上后,读讫,奏兴、四拜,礼毕,出,次诣永陵、昭陵行礼俱如长陵仪,皇太后率后妃行礼亦如长陵仪。"另据《明神宗实录》卷一三三记,嘉靖十五年(1536年)世宗谒陵,长陵特上香八拜,万历十一年(1583年)二月神宗亲诣天寿山九陵行礼,也遵世宗更定礼节,长、永、昭三陵上香八拜,并且在行初献礼时亲自奠帛,其余六陵虽由执事官代献吊爵,但仍躬亲上香四拜。总之,皇帝躬亲渴陵行礼的礼仪要比遣官行礼繁琐得多。

   祭品的丰盛程度也大大超过了遣官祭陵。仍以万历八年(1580年)三月神宗躬亲谒陵为例,太常寺出库的祭祀物品情况是:"香,除正祭外,备大山降香八斤八炷、速香八斤八炷,小山降香二斤二炷、速香二斤二炷;烛,除正祭外备 大山八两烛十六支、四两烛三十四支、一两烛五十支,小山备八两烛八支、四两烛十支、二两烛二十支、一两烛(数量缺);帛,除正祭外,备大山奉先帛十六段、礼神帛八段,素帛十段,小山奉先帛四段、礼神帛二段,素帛四段;牲,除正祭外,备大山牛三只、猪五只、北羊五只、兔六只,小山备牛二只、猪五只、北羊二只、鹿一只、兔二只;果,除正祭外,备大山粗果八坛、细果四坛,小山备粗果二坛,细果三坛;酒,除正祭外,备大山八瓶、小山备六瓶。

   祝文的写法也与遣祭时有所不同。例如,崇祯皇帝躬祭长陵时,其祝文的写法是:"维崇祯年岁次 月 日,孝玄孙嗣皇帝(御名)谨昭告于成祖启天弘道高明肇运圣武神功纯仁至孝文皇帝、仁孝慈懿诚明庄献配天齐圣文皇后曰玄孙仰荷天眷祖德,承嗣圣基,兹届清明,谨以牲帛醴齐躬叩陵下,用伸追感之诚。伏惟圣慈俯垂,昭鉴尚享。

   明朝时,除了上述遣祭、躬祭两种陵祭形式外,还有由守陵内臣负责举行的,未列入朝廷祀典的“陵祭”活动。这些"陵祭"活动的具体礼仪虽不能详知,但其祭享的大致内容仍可凭藉文献记载得到了解。

   《明世宗实录》卷十五记"嘉靖元年六月……庚子,康陵神宫监太监刘讨天寿山空地并九龙池菜园,栽种果菜,以备四时供献,命户部给之。"又,《钦定日下旧闻考》卷一 百三十七《京畿》载有明朱国祚的《恭谒庆陵》诗,诗中也有."白浮村下园宫近,未夏雕盘已荐瓜"的说法。另外,张伟仁主编的《明清档案》中辑有顺治元年〈1644年〉八月二十七日户部尚书英古代的奏章,在讲到明陵土地时也说:"照得明朝长陵等卫陵寝暨各王坟共贰拾肆处,拨给地土扈从,征收钱粮,以备香火蒸尝之需,均属神宫监敛收支销。"由此可见,明朝时天寿山各陵是存在着一种与皇宫内奉先殿中"四序荐新"相类似的祭享礼仪的。

   又,《明世宗实录》卷三六九记,嘉靖三十年(1551年)正月,户科给事中何光裕奉诏清理陵卫军士,曾条上《护卫陵寝事宜》,其中有"祛积弊"一条。谓"神宫监以司香而设,八卫官军以卫护而设,非以官军属该监,充内臣役使也。乃今自占役外,复令以纳月钱及巧立抬灯、进果等项名色,多方科派,少有齟齬,即于朝陵朔望日点卯捆打,或诬以失误。朝陵参奏宜行禁革,自后朔望朝陵,止令参将官纠饬怠肆,内臣毋得干预,假借凌虐"。据此可知,明朝时天寿山各陵还有内臣主持的"朔望朝陵"之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