景区概况

明清陵寝管理——监、卫、署并行的管理机构

来源:北京十三陵特区办事处      时间:16-02-25      作者:

 

   明朝——视天寿山陵区为神圣禁地

   明朝时,天寿山诸陵寝作为王朝的象征,已故帝王安葬的幽宫,其管理一直受到朝廷的高度重视。因此,在当时天寿山陵区被视为神圣不可侵犯的禁地。

 

   明朝时天寿山的陵寝管理机构由监、卫、署三套机构组成。

   监,即神宫监,属内官系统,每陵各设一监。每监分设掌印太监一员,佥书、管理、司香以及长随内使等若干员。初时各陵内官人员设置较少,正统时各陵所设不过二三员,成化时则增至十二员。其职责包括司香火、供洒扫、掌管陵园钥匙,维护陵园安全,以及管理各陵皇庄(香火地)、果园(或菜园)、榛厂、晾果厂、回料厂、神马厂等。明朝的这一以内官为主要管理陵园的做法,打破了汉唐以来,诸帝升遐,宫人无子者悉遣诣山陵,朝夕具盥、治衾枕,事死如生的传统,所以顾炎武《日知录》中说:若明代之制,无车马无宫人、不起居、不进奉,亦庶几得礼之中者与。”

   统管各陵神宫监,负责陵区守卫的内官,景泰年间为天寿山镇守左监丞,至迟在天顺六年(1462)始,天寿山设内守备太监一员,“专一提督各陵内外官员,守护陵寝山场”。各陵神宫监掌印、佥书及工部厂掌司等官均属其统辖。每年清明,率各陵掌印入京,奏添土木,并为皇宫办进松花、黄莲、茶、核桃、榛、栗等果。崇祯年间(1628-1644)天寿山内守备太监又兼昌(昌平)、宣(宣府)等处察军务及昌宣二镇军门(总督)等职。

   卫,为陵寝军事保卫组织。各陵均有设置。长陵卫,旧为南京羽林右卫,永乐二十二年〈1424年〉改,领七千户所。隆庆年间(1567-1572),该卫设有指挥11员、千户 20 员,百户 39 员、经历 1 员、镇抚 4 员,崇祯年间(1628-1644年)设掌印官1员、指挥4员、正副千户10员、百户20员、经历1员、镇抚4员、冠带总旗5员。

   献陵卫,旧为武成左卫,正统元年(1436)七月改,领五干户所。隆庆年间设指挥7员、千户12员、百户23员、经历1员、镇抚1员,崇祯年间设掌印官1员、指挥1员、正副千户14员、百户18员、经历1员、镇抚1员、冠带总旗2员。

   景陵卫,旧为武成右卫,正统元年七月改,领五千户所。隆庆年间设有指挥8员、千户12员、百户23员、经历1员、镇抚3员,崇祯年间设掌印官1员、指挥7员、正副千户10员、百户20员、经历1员、镇抚3员、冠带总旗2员。

   裕陵卫,旧为武成前卫,天顺八年(1464)二月改,领五千户所。隆庆年间设有指挥10员、千户24员、百户37员、经历1员、镇抚2员,崇祯年间设掌印官I员、指挥11员、正副干户20员、百户24员、经历1员、镇抚2员。

   茂陵卫,旧为武成后卫,成化二十三年(1487)十月改,领五千户所。隆庆年间设有指挥5员、千户10员、百户25员、经历1员、镇抚1员,崇祯年间设掌印官1员、指挥 9 员、正副千户 13 员、百户 25 员、经历 1 员、镇抚 1 员、冠带总旗3员。

   泰陵卫旧为忠义左卫,弘治十八年(1505)七月改,领五千户所。隆庆年间设有指挥7员、千户9员、百户23员、经历1员、镇抚1员,崇祯年间设掌印官1员、指挥9员、正副千户10员、百户20员、经历1员、镇抚一员、冠带总旗 3员。

康陵卫,旧为义勇中卫,正德十六年(1521年)六月改,领五千户所。隆庆年间设有指挥10员、千户18员、百户30 员,经历1员,镇抚1员,崇祯年间设有掌印官1员、指挥 12员,正副千户19员、百户26员、镇抚1员。

   永陵卫,旧为义勇左卫,嘉靖二十七年〈1548年〉五月改,领五千户所。隆庆年间设有指挥16员、千户25员、百户27员、经历1员、镇抚1员,崇祯年间设掌印官1员、指挥8员、百户24员、经历1员、镇抚1员、冠带总旗6员。

   昭陵卫,旧为神武后卫,隆庆六年(1572)七月改。万历元年(1573年)计设卫所军官87人,崇祯年间设掌印官1员、指挥10员、正副千户18员、百户22员、经历1员、冠带总旗3员。

   定、庆、德三陵卫,确切的设立时间不详,其官员的设置大体同前述各陵卫。

   定陵卫,崇祯年卢设有掌印官1员、指挥10员、正副千19员、百户23员、经历1员、冠带总旗4员。

   庆陵卫,崇祯年间设有掌印官1员、指挥11员、正副千户17员、百户26员、经历1员、冠带总旗五员。

   德陵卫,崇祯年间设有掌印官1员、指挥12员、正副千户25员,百户29员、经历1员、冠带总旗5员。

   陵卫的隶属关系较为特殊,既不隶属于五军都督府,也不属亲军编制,而是统一听令于天寿山守备。天寿山守备,又称昌平守备,是负责陵区守卫的最高军事指挥官,始设于景泰初年〈14501453年〉,其职责是"协同内守备(守备太监)专保守陵寝"。其所属有城操把总三员。

   嘉靖二十九年(1550),蒙古靼鞑但部南下,直薄北京城,陵区康陵园、工部厂等处均遭到抢掠。事平后,所设八陵陵卫官军被编为永安、巩华二营。永安营军士4000人,驻昌平,设副总兵一员统领;巩华营3000人,驻巩华城,设分守参将一员统领。同时每陵各留军士50名,负责打扫陵园香殿、红门及把守东西山口和松园三处地方。其巡逻及把守城门等项也各有额派之数。

   嘉靖三十九年(1560),鉴于昌平一带地区的重要军事地位,明政府决定设昌平镇,于是,原设于昌平的提督都督改为镇守总兵官,并裁永安营副总兵。西自镇边城,东至渤海所,其天寿山、巩华城、黄花镇、居庸关一带的参将、游击、守备官均归昌平镇守总兵官统辖。此后天寿山守备成成昌平总兵的属下,但职责仍是负责陵区的守卫以及各陵陵卫的军政事宜;陵军则大部分被编入昌平镇营路,未被编入营路的陵军在天启元年(1621)时,由于昭、定、庆三陵卫的相继设立,总人数已达6200余人,其分工有各陵神宫监军、巡山军、巡逻军、夜不收军、黄土军、行营军、天桥军、妃坟军、本户军、御马监军、御女军、朝房看料军、金钱山军及悼陵军、李贵妃坟军等十余种。

   天寿山陵军虽然有一套完整的指挥体系,但由于明王朝' 日趋腐败堕落,以及军事管理体制上的某些弊端,事实上并不是一支训练有素的武装力量。

   首先,军士缺额的情况十分严重。如,弘治十四年(1501年)闰七月丁亥,户科给事中蔚春等就曾上奏说:长陵一卫,原额七千八百余名,今止二千二百人,而杂差居多。昭陵卫,领五千户所,按照明代的军卫编制,应有军士5600人,但万历元年(1573)初设时却只有1633名,还不到应有编制人数的30%。嘉靖年间,更有护陵八卫之军,数不满万之说。

   基于上述原因,陵军遇有战事则畏敌如虎,战斗力极为低下嘉靖二十九年〈1550年〉,蒙古鞑靼部南侵,直薄北京城。其中部分人马抵达陵区的东山口,但"陵卫之众无一执挺之人以御之。乃藉京营拨三大支人马来防守红门、东西山口。而参将陈灿率兵3000把守东山口时又调度失当,以致人马损伤大半,使鞑靼兵长驱进入陵区,只是鞑靼兵到达康陵园、工部厂后没有继续深入,二明陵才免遭一场劫难。后来,永安、巩华二营及昌平镇的设立,虽加强了对陵军的管理,但部分未编入营路的陵军买闲挂名,平曰不习金鼓的现象仍较普遍。为整饬陵区武备,天启元年〈1621年〉蓟辽总督文球等不得不建议对未编入营路的陵军采用更番之法。即将专司陵园洒扫的1648名除外,其余部分与昌平营军更番上山,一年一换。于是,上山者防守陵寝,下班者则习武操练,遂无旷闲之时。但尽管如此,由于封建统治集团的日趋腐败,兼之"陵军唯隶貂监",以及一陵设一卫所造成的人浮于事的状况,陵军的战斗力终明之世仍没有明显的提高。

   署,即祠祀祭署,为明朝中央文职衙门之———太常寺的派出机构。各陵均有设置,常驻陵下,负责陵寝祭祀及陵寝物品的管理。各署官员的配备有奉祀一人〈从七品〉、祀丞一人(从八品)牺牲所吏目一人(从九品)。长陵还设有供祀:左司乐三名、右乐司三名、俳长四名、色长十四名、教师十六名。

   各陵祠祭下辖陵户。其中,昭陵最多,为45;其余各陵均为40名。陵户均由顺天府各州县农户佥充,而以昌平最多,陵户的职责除一般陵务劳作外,也担负陵园看守任务。陵户劳作任务并不大,但在当时却享受着优免部分差役的待遇。

   据文献记载,宣德四年〈1429年〉四月,宣宗曾命免昌平县陵户杂役。正德五年(1510年)议准:陵户、坟户杂泛差役,除正身外,准免二丁。

   嘉靖二十八年(1549)议准:陵户,海户量免人丁,不许将田亩折免。

   由于陵户供役轻省,更有刁顽者千方百计躲避差役,市州县官吏又不敢深究,所以当时的富厚之丁,半充陵户,使陵户成了富民巨室竞相技充的肥缺